<span id="be561179b4"></span><address id="bf7539d1e7"><style id="bg1d75480b"></style></address><button id="blf86c087a"></button>
                        

          美术展厅
          图看州中
          学科资源
          心灵驿站

          论文荟萃

          您现在的位置:湖北省黄州中学 >> 教师频道>> 论文荟萃>> 正文内容

          关于班主任有适当批评权的思考

          发布时间:2013年05月15日    阅读:

          东门老槐

           

           笔者记得,早在2009年教育部就印发了《中小学班主任工作规定》(以下简称规定),针对一些地方和学校出现的教师特别是班主任不敢管学生、不敢批评教育学生、放任学生的现象明确规定,班主任在日常教育教学管理中,有采取适当方式对学生批评教育的权利。时至今日,《规定》已运行5年,我作为普通中学的一名班主任,有些话如鲠在喉,不得不说一说。

          教育部专门颁发《中小学班主任工作规定》,表明顶级职能部门已经意识到了我们第一线教师对学生进行适当批评教育的必要性和重要性。当时,作为中学班主任的我,是何等的欣喜,何等地期望!希望有一个具体的操作细则和规程,指导我们的教育实践,让我们伸直腰板,有理有据教育管理学生。然而,当下中国基础教育的惩戒权还是缺乏操作性,仍然是纸上谈兵,班主任的适当批评权并没有得到规范和相应地重视,很多地方将之束之高阁,让其自然蒙尘。

           可是,现实依然严峻。在班级日常管理中,稍有权利意识与法制意识的教师,都困扰于管学生的:不管不问,对不起职业良心;一旦较真,学生及其家长有充分的权利武器来对抗你的管教形式——打骂不对,属体罚;罚抄课文也不对,属变相体罚;言辞过激,属伤害人格;批评时还要注意自己的任何言行,不然可能侵犯学生的其他合法权益。如果用排除法清算下来,教师所能做的批评教育工作,就剩下温情脉脉了——这还算批评吗?既然因人施教属于教育规律,一刀切地温柔抚慰,能纠偏不同学生的不同错误吗?这显然是个悖论。但为了不至于引火上身,惹来投诉或官司,不管纵然有不良后果,但显然要好过管之后的种种后遗症

          纵观中国教育历史,从师道尊严师生平等,从严规严管不敢乱管,本来是中国教育的一大进步。尊重人性,倡导人本。然而,凡事就怕矫枉过正,等到赏识教育、激励教育裹挟各种法令而来时,合理且适当的教育惩戒权却彻底隐身了。结果,基础教育中充溢着赞美、欣赏、鼓励,少见义正词严。当校园偶像剧都在号称如果道歉有用,还要警察干吗的时候,在现实的校园里,却再也见不到这种错罚相当的逻辑。走失了正当惩戒的教育,就像缺钙的孩子,直不起腰板。

          虽然,教育部出台《规定》顺应了教育惩戒权归位的大势,但仅赋权予班主任显然不够。毕竟,教育教学一线的教师都会面临批评教育的难题。更重要的是,这个适当教育惩戒的权利还很模糊,不知道什么样的标准才叫“适当”,基层教师应该如何操作?因此适当方式还需更详尽的案例解释,譬如如何严格区分教育惩戒与体罚,等等。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已成为实施教育惩戒的前提和难题。韩国CBA拉拉队主教练赵守镇曾接受记者采访说:“如果小孩子不接受挫折,他怎么会修正自己呢,可能正因为小时候家长们就不批评孩子,所以中国的孩子们看起来这么脆弱。”可见,教育与批评,惩戒与责罚,都是爱的表达。同时,我们也知道,惩戒很难规范,哪个“度”很难拿捏,这也是不争的事实。但我相信绝大多教师不会以批评惩戒学生为乐,何况学生权利救济的途径与能力已然与若干年前不可同日而语了。为什么在这一点上学校和社会就不能达成共识呢?我们尊重每一个孩子的人格和权力,社会、家长和孩子不妨师多给我们一些理解和鼓励,上级党委政府和教育主管部门多给我们一些支持呢?

          怎样理解和运用《规定》赋予我们教师关于“有采用适当方式对学生批评教育”的权利和义务,作为教师要在“适当”上下功夫,把“度”拿捏好,关键是要找到适合教育对象的有效方式方法,达到批评教育的效果,纠正偏差,增强“正能量”。同时,建议有关部门或者学校也要出台一个与《规定》相配套的可操作性强的规范和细则,为我们一线教师排难解忧。若此,则不胜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