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be53e97c5b"></span><address id="bfe3ef1640"><style id="bgbc2b23f1"></style></address><button id="bl8f598789"></button>
                        

          美术展厅
          图看州中
          学科资源
          心灵驿站

          论文荟萃

          您现在的位置:湖北省黄州中学 >> 教师频道>> 论文荟萃>> 正文内容

          此愁绵绵无绝期

          发布时间:2006年11月09日    阅读:

          此愁绵绵无绝期

            ——读贺铸《青玉案凌波不过横塘路》

               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锦瑟年华谁与度?月桥花院,琐窗朱户,只有春知处。飞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若问闲情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丙戌清秋的一个早晨,第一缕阳光从窗间照射进来,安顿完学生的早课,我倒上一杯清茶,舔上一笔墨,意欲写点什么。拿来《唐宋词选》,信手一翻,就读到了北宋词人贺铸的这首小词,就着注释仔细读来,原本清寂平和的心被这些长短句子弄得无端愁绪起来。缘何愁之?美人未得、明主不遇、悲秋伤怀、事业未竟也。

               一定是骤雨初歇的清晨,一定是在繁花点点的春水池畔,一位清丽可人的女子,她踏着细碎的莲步,弱柳拂风,群裾翩跹,褶皱纵横,一如演漾而开的涟漪,缓缓地进入了诗人的眼帘。如此美妙女子怎么不牵扯诗人的眼光和心思?但只有远远地、默默地注视着她,所有的情绪被这样一个心爱的人儿主宰着,并且暗暗地怀着一种奢望,希望她能款款地步入横塘来,希望她登堂入室,成为自己最迎娶的那位新娘,或者成为自己的红颜之己,或者只是作添香的红袖也好,或者,哪怕每天只能默默的偷窥她一眼也好!

              可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诗人的满腔期待只挽回了佳人的片刻驻足,甚至也有一朵回眸一笑,但这笑多让人可恼!她就这样径直走了,迈着凌波一样令人心碎的脚步,回到了他人早已准备好了的“月桥花院,琐窗朱户”。她带走了他的心,失魂落魄为哪般啊!剩下的,唯有诗人破碎一地的心痛和绝望的眼神!    

               锦瑟年华谁与度?只有春知处!佳人这般如花青春,将要为谁憔悴为谁度?春风若有情,可否给我捎来她的消息?尽管她忘我于天涯,可我念她于朝夕!李义山诗: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那一弦一柱的锦瑟年华若赠与我,一定不会辜负那年年春光!可是啊,最心痛的却是她在琐窗朱户中独自消磨!那一个她托付青春与幸福的人呢?为何让你心爱之人“飞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我所热望和嫉妒的她的幸福,竟然是独守闺房、独自怅惘、欲写彩笺无处寄!这一切怎不教人惋惜与悲叹!

               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当年的凌波、芳尘和锦瑟这些美好的事物,现在却化作了这绵绵无期的愁绪!“若问闲情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烟草、风絮、黄梅雨,以这些具体物象喻愁,真可谓是鬼斧神工、不留凿痕之妙笔——“一川、满城”言愁绪之多,“梅子黄时”言愁绪之久,真可是一江春水向东流!这又多又久的愁丝,何日是尽头!

               贺铸此词,上片极写遇美人不可得,下片却写美人之闺怨,前后对比,两厢对照,从而产生了巨大的心理反差,也由此取得了触及心灵的哀惋之恨。中国历来落魄书生惯以美人与明主伯乐并提,词中所写虽言美人之愁,其实也是写身世不遇之愁。试想:诗人自认为有经天纬地之才,却被时机而误,只落得暗自怅惘,发美人闺怨之悲愁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