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be38601d3e"></span><address id="bf536a5976"><style id="bgd7578ef2"></style></address><button id="bl8c393866"></button>
                        

          美术展厅
          图看州中
          学科资源
          心灵驿站

          论文荟萃

          您现在的位置:湖北省黄州中学 >> 教师频道>> 论文荟萃>> 正文内容

          青桐

          发布时间:2007年05月25日    阅读:

          在黄梅四祖寺游览毗卢塔时,我看到了一种挂满果实的树木,见其硕果累累,就随手拍了下来,等回来后传到电脑里一看,发现这树原来是青桐。挺拔的枝,阔大的叶,圆实的果,一下子击活了我关于后园青桐的遥远记忆。

           

          在我的故乡,常见这样的园子:在房屋后面,用泥砟垒起的一圈短墙,围成一片林子,林子里草木繁盛,物种多样,有松柏竹梅,苦楝香椿,荆棘野藤,更多的是梨枣之类的经济树种——我们管这样的园林为后林或后园。每近年关,后门门楣上的春联上,常写着满园春色、绿树成荫之类的句子,鲜艳的一抹红映衬着一片绿,那是春天的原色呢。

           

          而我老家密密的后园里,挺立着的树木,以青桐为多,大概有二十多株吧。那都是在小农经济时代,由勤俭节约的祖父栽种的。他广植青桐的目的,就是为了获取金黄的桐油,以增加一份家庭收入。小的时候,我常常溜到我的后园里去玩,捣蜂窝、掏鸟蛋、搂椿芽、摘桐子。看着那满树压弯了枝头的果子,总是禁不住要摘了下来,但大人早告诫过,吃是不能吃的,只能拿在手里玩。所以摘下来的桐果经常充当了我们小孩子打仗的炮弹,扔过来砸过去的,搞得满园都是,被刚剃了光头的祖父见了,总免不了要挨一顿栗凿。

           

          也有忍不住吃桐果的时候,看着它那圆实的形、青翠的皮,如青苹果一样的谗得人流口水,也就顾不得大人的话了,闭着眼就往嘴里送,狠心咬上一口,是一种又涩又苦又青的怪味,难受得直吐舌头。吃又不能吃,就生气地剥开里面白生生的子实,随手乱扔,惹得祖父又是一顿栗凿……我也直埋怨他呢:为什么要栽这种劳什子,光看不能吃,有什么用!要是栽种的是一园桃李,那该多好!祖父说:要是桃李,还有你吃的份?别说挂果,树也长不大!青桐怎么没用?它的籽可以榨油,可粘合新木器的裂缝,可防腐,还可制肥皂呢!

           

          我不知道桐子还有这么多用处,不过桐花盛开的季节到是很美的,满树紫白粉红的花朵,一园翩翩飞舞的蜂蝶,把整个园子闹腾得象洪山街上的热集一般。每次散学回来,总要在后圆里去看看,坐在飘香的桐花下做作业,似乎也脑清目明多了。偶尔一朵花落在书本上,拿了起来,用原笔(铅笔)照着在课文的空白处画,画得不象了就戳桐花几个洞;画得象了,就揉碎花瓣,挤出淡绿的汁水涂在课本上,拿到学校去,可以向同桌炫耀一番,尽管弄脏了课本要挨老师的骂……

           

          到了九十月份,是收获的季节,祖父挑来箩筐,吩咐我把散落地上的桐子一个个拾捡起来,再爬上树摘那些挂在枝头的果子。此时的桐子已全没了往日的青翠光洁了,变得枯黑坚硬,正如祖父黑瘦而威严的皱纹。祖父把收集来的桐子,剥去黑老的壳,取出5粒饱满的子,铺在破席子上,在秋日的艳阳下晒。不一会儿,有的子实就忍不住流出了油,腻腻的在阳光下闪烁着星星点点的光,每到此时,我就缠着祖母炒松脆的桐仁吃,暖暖的老屋里,到处弥漫着桐油的香气,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起了新的水桶、新的澡盆、新的水车、新的风车,以及新的一切,不禁使人满怀着希望。

           

          但此刻,我盯着电脑屏幕上的这幅青桐照片回忆许久,忽然意识到,我的老屋,我的后园,现在早已是一片荒芜,我的枝繁叶茂的青桐树,早以消失在不可知的时间之中了.